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直播业界 > 正文

媒体揭网络直播乱象七宗罪:色情暴力低俗拜金造谣炒作皆为流量

作者:南都记者 刘苗 实习生 詹晨枫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日期:2018/1/29 10:57:29 人气:36 

(原标题:网络直播乱象“七宗罪”:色情暴力低俗拜金造谣炒作皆为流量)

3725f5af42e051c68c90f6cc4c17e062 (1).jpg

资本涌入,平台造星,网民狂欢。历经两年高歌猛进,进入2018年,网络直播依然是炙手可热的风口行业。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共3.43亿,占网民总数的45.6%,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户规模达1.73亿;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300家。

“未来,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在上世纪70年代留下的预言已成现实。但先锋如他,大概也未料到,在网络直播时代,名与利的兑换会如此赤裸而便捷。

为吸引粉丝推高流量,从而变现获利,网络主播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有的衣着暴露、用行为言语挑逗,有的靠低俗猎奇暴力内容吸引眼球,更有甚者为了炒作不惜突破道德底线,踏入法律禁区。其背后,很多时候亦有直播平台的放任。

在利益裹挟之下,网络直播乱象丛生。

色情

靠美女吸睛,打擦边球

2016年被称为“移动直播元年”,只要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注册账号,人人都能对着镜头当“主播”。

极低的入行门槛,吸引了大批草根主播涌入。在没有突出才艺、无法产出优质内容的情况下,许多主播依靠拼颜值、拼尺度来博取关注。一旦炒作成功,得到粉丝追捧,就能获取丰厚的收益。网络直播平台因此成为色情多发地。

2016年1月,斗鱼出现“直播造娃娃”事件,舆论哗然;3月,熊猫一女主播在直播中突然背对镜头,弯腰露出隐私部位,再次将网络直播置于风口浪尖。

2016年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出台,有关部门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低俗内容的治理行动陆续展开。

2017年2月,南都连续四天、近十个版揭露了地下色情直播江湖。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蜜豆直播、嗨播、乐秀直播等多个平台涉黄,不少女主播裸露身体向观众索要礼物。在接到“跑车”等打赏后,女主播就开始色情表演。

南都记者向警方举报后,多地积极展开行动,关闭了一批涉黄直播,多名主播和平台运营人被抓。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透露,2017年1至6月,各部门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

不过,南都记者近日再次调查发现,在多个直播平台,直白露骨的色情表演刹车,但言语动作挑逗、打擦边球的行为依然存在。甚至,在一些平台,观众只要刷礼物的金额足够高,即可加主播微信,获得更多“福利”。

1月18日,南都记者在某直播中看到,不少衣着性感的主播在PK游戏时以抖胸(肩)、骑马、舔耳机线等方式作为对决内容,争夺观众投票,一位女主播一边抖一边强调,“说抖胸怕被封号,我们其实是在抖肩”。当晚,另一女主播在和男主播PK后落败,她按对方要求脱掉了内裤戴在头上。此前男主播落败时,她曾要求对方左手摸胸右手摸裆随音乐扭动。

不少直播平台都设有“跳舞”或“歌舞”分类,其中有大量衣着清凉的美女主播,她们伴随劲歌热舞,摆出撩人姿势,获得很高的人气。有的主播甚至会在跳舞时将短裙掀起,露出短裤,具有挑逗意味。

在不少直播平台,有不少衣着性感的女主播在夜晚直播“ASMR按摩”。ASMR发源于国外,意为“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俗称“颅内高潮”,兴起初衷本是为了通过各类模拟音效缓解人的精神压力。不过,南都记者在上述平台看到,一些女主播名为做ASMR,实则衣着暴露,姿态撩人,不断发出娇喘与舔食、吮吸的声音,不少观众表示难以自持。在某平台的一间ASMR直播间,送火箭(约500元)可加主播微信,送两个还能得到“独家私人定制”。女主播用诱人的声音说道:“加我微信可以深入了解我哦 有多深呢,大约负21厘米吧。”另一平台的女主播称:“送三生三世(约合476元)加微信有福利,帝王蟹(约合714元)送丝袜。”

在另一直播平台上,女主播的衣着更加暴露,言语行为也更为露骨。1月18日下午,南都记者在该平台进入一个4090人正在观看的直播间,一位女主播衣着暴露,不停用手揉胸,伸舌头,发出呻吟,并一直要求观众刷520钻(52元)加主播微信,“每天都有福利发,啪啪,道具都有,全都是我露脸的”。而在该平台,类似的主播还有很多,有的要价更高。

映客一女主播PK失败后愿赌服输,脱掉内裤戴在头上.JPG

某平台主播PK失败后,根据胜利者要求,脱掉内裤戴在头上。

低俗

“土味”文化走红,挑战层出不穷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两眼,是独相随,只求他日能双归。”几年前,网络主播MC天佑凭借喊麦《一人我饮酒醉》、《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等曲目,一跃成为最红网络主播之一。

如今在直播平台上拥有1600万粉丝,凭借直播月入百万的MC天佑争议从未中断。不少音乐人曾公开表示喊麦低俗,而MC天佑也时常爆粗口,与其他主播对骂等。

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也将“土味”文化推至前台。2017年,某直播平台上一则《小宝,你不要哭了,这是七形的爱》的视频在全网刷屏。视频中,主播“英皇美味人生”和一位男子连麦表演,该主播称,男子名叫小宝,是小她18岁的弟弟。“小宝,我比你大整整18sei,这是七形的爱”,简陋的制作,直白的歌词,充满乡土风情的“小宝系列”却迅速受到了大批网友的喜爱。

“社会摇”同样凭借着直播平台迅速火爆。2018年1月,广西某条道路上发生车祸,当警方仍在现场进行处理,两名网络主播突然从旁边窜出来进行直播,以车祸现场为背景开始疯狂跳舞,此种行为引起了围观群众的不断指责。

借助直播平台,各类“拼酒”挑战层出不穷。2016年3月,一场拼酒挑战赛的直播视频在网络上疯传。从最开始的一口气喝一斤白酒,到后来的“两斤哥”“六斤哥”的出现,网上酒神一步步超越。河南南阳方城县的“六斤哥”真名姓顾,今年30多岁。挑战视频中喝下6斤的他,酒量其实只有3斤多。而顾先生只是一时口快称想试一试,结果下不来台。喝完六瓶后,就立即被送往南阳中心医院进行洗胃治疗。

272429600.jpg

尽管拥有1600万粉丝,凭借直播月入百万的MC天佑争议从未中断。

暴力

虐杀动物、打群架都能成为直播内容

未经严格审核的直播平台也为暴力行为提供了传播途径,暴力、血腥,甚至教唆犯罪的内容也一度出现。由于网络受众更广,直播中出现的暴力行为影响更大。

在部分直播平台上,飙车、嘴咬几十支正在燃烧的香烟等搞怪直播内容不时出现。文化部曾点名批评,有直播平台直播黑帮主题游戏,画面血腥,教唆犯罪;直播违规游戏“扎金花”等,宣扬赌博行为,违背社会公序良俗。

下猎套、收猎夹,逼迫动物互相撕咬争斗 部分平台上,主播打着直播的名义进山林捕杀野生动物,以此博取关注并索要礼物。

2016年6月20日,主播猛子进驻六间房秀场直播,每天都受到大量粉丝关注。猛子会将烟头塞进猎物嘴里、“活剥皮”、“活分肢”等,抓到蛇时常常挥舞戏耍,等到蛇奄奄一息,再丢给狗啃咬玩弄。当年8月17日,江西省宜春市万载县森林公安处告诉南都记者,涉事主播及团队因涉及非法狩猎,已被警方查处。

这样的“打野直播”并不少见。2017年,名叫“翠花酒菜”的虎牙主播在平台直播捕猎野生动物,他们白天带上铁锹等工具上山捕捉竹鼠,在捕获两只小鼠后,他们在地上挖出土坑,将小鼠扔进坑中直播“斗鼠”,直播画面中,小鼠哀叫连连,场面血迹斑斑,令人咋舌。

网络直播中,还时常出现爆粗口甚至殴打的场面。

2017年,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公安局打掉了三个青少年帮会犯罪团伙,三主谋皆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据其中一位“老大”交代,2016年,他和几个朋友下载了某直播APP,为了涨粉,他们会在直播中刻意“演戏”,“叫一帮小弟去打架,风风火火的,场面越大越好,两帮人马火拼,不过都是事先商量好的,不会真打起来,喜欢看的人特别多”。之后为了扩大声势,他们不满足于演戏,成立了“帮会”,并在直播时招呼粉丝加入。据警方介绍,三个团伙纠集、吸收众多社会闲散青少年为帮会成员,交叉作案,涉嫌多起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毁坏公私财物案件。

2017年10月底,知名游戏主播“死亡宣告”在直播时与人发生争执,女友劝其屏蔽对方,没想到却因此激怒了“死亡宣告”。他随即掀翻桌子,开始咆哮咒骂女友,这一施暴过程被直播记录了下来,视频中充斥着粗口、咆哮,并不时传来“信不信我杀了你”的人身威胁以及女性的不断呼喊。

IMG_8791.JPG

“夜宿故宫”事件被证实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造假炒作。

虚假

策划事件造假炒作,甚至散布谣言

网络直播时代,“有图有真相”早已不再成立,眼见未必为实。为了赚取人气收割流量,一些主播开始策划事件,造假炒作,甚至故意散布谣言。

2016年11月,南都曾独家报道《直播“公益”发钱,拍完就收回》,揭秘有主播在大凉山做公益时“表演发钱”,直播结束就收回“善款”。主播有时还往孩子脸上抹泥巴以突出其悲惨,借此赚取人气和观众的礼物。知情者称,这类做“公益”的直播很火,“人们以为他们是好人,刷礼物很厉害”。

南都报道刊发后,引起广泛关注。凉山州警方调查发现,快手主播杰哥及黑叔一行人长期在凉山昭觉、布拖等地召集村民拍摄捐赠现金及物资视频,拍完后又将全部现金和大部分物资收回。

借着公益的名义,涉事主播们收获颇丰。黑叔称做慈善就是为了赚钱,他曾透露,在大凉山“做公益”,两个月能赚60万元。杰哥则更为直白,“只要你会表演,一个月最少赚10万”。

与“伪慈善”事件类似的还有“夜宿故宫”等事件。

2017年5月,某直播一女主播声称躲过安保,夜宿故宫,“直播慈禧的床榻”。事件引发热议后,该女子又直播道歉,称其实是在一影视基地内直播。经北京警方调查,此事系网络女主播等三名违法人员精心策划并传播的虚假事实,其编造“夜宿故宫”和之后的“道歉”均为事先策划好的。公安机关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报案后将三人抓获,并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处罚。

此类怪现状频频发生在网络直播中,已经严重破坏了网络文化生态结构。更有甚者,为了追求流量,不惜散布谣言制造恐慌。

2017年7月,吉林省吉林市一农民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编造当地洪灾死亡人数,并谎称因洪灾造成的灾区通讯网络中断是政府为了隐瞒灾情而故意屏蔽。直播次日,主播高某被刑拘。吉林丰满区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高某编造虚假的灾情,在网络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已经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八个月。

620881990.jpg

主播“吃货&凤姐”承认,其“食用奇特物品”是炒作,目的是吸引关注。

猎奇

生吃活鸡、直播抓鬼皆为博眼球

在直播平台上,没有你找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从生吃活鸡、抓鬼到极限玩命,越来越多的直播搞噱头、博出位,无所不用其极。

“各位老铁们,看着啊,生吃活鸡啊。”2018年1月,辽宁朝阳市的大凌河冰面上一男子拎着一只活鸡进行直播,随后男子薅掉鸡脖子上的羽毛,大口啃咬活鸡脖子,顿时活鸡鲜血直流,场面血腥。

2016年6月,网名为“吃货&凤姐”的大妈在快手直播吃灯泡、仙人掌等物品走红,网友怀疑其被直播中的“侄子”控制。河北邯郸警方随后调查发现,这是一场母子二人自导自演、恶意炒作的闹剧。二人供述,“食用奇特物品”的视频是二人通过快手直播平台共同策划的,目的是为了吸引网民关注,增加视频点击量。

对走红的渴望让一些主播变得疯狂。2016年,重庆一名29岁男子为了让直播更火,准备做个捅马蜂窝的直播连续剧,第一集直播捅马蜂窝,第二集直播吃蜂蛹。当他戴上头盔,披上雨衣,站在吊车上来到30米高的树梢,没直播多久,马蜂从他的裤脚进入,在他的身上叮了37处伤口,随后他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

相比于室内直播,户外直播更是游走在猎奇与法律的边缘。有人为了尽快博人眼球,选择直播“抓鬼”。2017年3月,广西桂林的蒋某荒野探林,夜闯“鬼屋”并进行直播。他与同伴三人在凌晨2点多来到村里无人居住的祖宅民房外,不仅用锤子砸开门锁私闯民宅,还到处翻箱倒柜。随着网友的点赞,蒋某还在直播中装神弄鬼。随后,蒋某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当地警方给予了行政拘留的处罚。

2017年11月,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吴咏宁在极限运动过程中失手坠亡,引发对“带血直播”的关注与谴责。生前,吴咏宁在无任何保护的情况下,频繁爬上各大地标性高楼,并通过手机直播,接受粉丝打赏。在最后一次直播前,他在多个平台上的粉丝超过百万。其好友直言:“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

三男子在广州地铁吃喝并拍摄视频直播,称“就是想火”.jpg

三男子在广州地铁上摆桌吃喝并拍摄视频直播,坦言“就是想火”。

侵权

以扰乱公共秩序、侵犯他人权益为乐

为了最大程度地吸引眼球,一些主播不惜突破道德底线,踏入法律禁区,以扰乱公共秩序、侵犯他人权益为乐。

2016年5月,三名男子在广州地铁车厢里摆起小桌板,席地吃喝,其间更在车厢内晾晒衣服,并拍摄视频,现场照片在网上引发热议。随后有网友扒出其中一名男子系快手主播,此前曾直播过偷吻女性、偷拍女性等不文明行为。

对于自己的行为,主播肖某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他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影响他人,但他仍会继续做下去,“说白了就是我想火”。

同年6月,广州地铁警方通报了这起扰乱公共秩序案件,主播肖某被处以行政拘留处罚,其助手杨某被处以警告处罚。警方调查发现,肖某和助手杨某、王某(暂未归案)以牟利为目的,三次在地铁内自导自演拍摄违法违规行为视频,并上传至网络进行炒作,以提高个人的被关注度和收入。

2016年11月,一男子以“成都殡葬服务中心”为ID,在快手直播平台直播殡仪馆火化过程,并配以“快来烤火了”等调侃。此举引发网友愤慨,有律师指出:“该男子在未经过死者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用偷拍的方式,将死者火化等过程记录,并发送到网上进行传播,其行为已经构成侵犯死者的名誉权。”

事发后,成都市网信办会同公安机关、民政部门对当事男子进行了批评教育和行业警示;北京市网信办对快手直播平台负责人进行了约谈,责令对涉事账号进行永久封号处理,并进行全平台整改。

2017年7月2日晚,西安一男子利用无人机直播时,拍到一女子在家裸居的画面,当时观看直播的观众有100多人,不少网友还对主播进行了点赞与互动。事后,该男子将直播截图发在了自己的直播群,并将无人机形容为“偷窥神器”。7月5日,当地警方对直播男子金某作出了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二驴在直播中将数百万现金放进冰箱.png

主播二驴在直播中展示数百万现金,吸引了30多万人观看。 。

拜金

富豪打赏一掷千金,主播攀比炫富

网络直播时代,名与利的兑换赤裸而便捷。当红主播的直播间里,满屏飞舞的虚拟礼物,每一样都早已标好了价格。

直播间因此成了富豪们新的角斗场,打赏成为展现财力新方式。

2016年3月,韩国女主播Yanghanna在某平台表演跳舞时,有人打赏数千元的“佛跳墙”。随后,王思聪也进房间打赏,被对方挑衅,双方开始互刷礼物。最后,那位土豪观众一口气刷了约14万元的礼物,王思聪则怒刷23万多元。于是,Yanghanna一夜之间被打赏了40多万元。

不过,这一纪录很快就被打破。同年10月,某直播的女主播关妙甜在直播劲歌热舞时,被一名观众突然示爱。对此,该主播呛声:“10个蓝色妖姬就跟你走。”没想到这个名叫“阿斯顿马丁”的观众在随后不到1分钟时间里,连续送出500个蓝色妖姬——在该直播平台,每个“蓝色妖姬”售价约2000元,据此估算,该主播在1分钟内获得了约100万元打赏。女主播当场落泪,事后接受采访时回应:“这笔钱我打算给父母买房。剩下的钱我想用来做音乐。”

当财富如潮水般涌入直播间,不少网红主播日进斗金,一夜暴富。虚拟的网络空间带来安全感,他们中的许多人因此并不掩饰对金钱的崇拜与追求,还会在直播中炫耀攀比财富,既满足虚荣心又增加点击量。

2016年3月,一位女主播直播了其开豪车去银行提取百万现金的过程,引发网友强烈关注。为满足粉丝的要求,女主播甚至特地拿来了一个电子秤,当面打开钱箱,开始称重。令不少围观网友大呼“涨姿势”、“开眼界”。

人气主播MC天佑曾在直播中打开自己的保险柜,向粉丝展示其中的现金和名烟,还曾与其他主播斗富,在直播中拿出多个iPhone摔在地上。

快手红人二驴曾多次在直播中炫耀自己的收入,“我有钱,我挣的钱都让我媳妇买房了,其他就买点车”。他还自称“有至少两三万人向网监举报我炫富,以后我不能再告诉你们我真实的收入了,咱减一下,挣10万我就说挣1000”。

2017年6月,二驴被某平台以违约为由索赔714万元,他随后在直播中对观众说,“给你们看看700多万的现金”,并提出两蛇皮袋、两行李箱,打开展示其中成捆的现金,随后放进冰箱码整齐。该直播吸引了30万人观看。

LOADING...
标签:网络直播乱象 七宗罪
本文网址:http://www.xxe.cn/html/live/20180129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