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 正文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作者:星星君 来源:本站整理 日期:2021/07/19 07:56:15 人气:746

49.

荒凉、萧瑟、车子一经驶过便旋风似的卷起漫天落叶。

枯枝上挂着最後的几片叶子,随着风,微微颤抖。灰色的天际,弯曲、纠结的枝干,孤单的伫立,向上,再向上。

北区人烟稀少的山地,假日偶尔还见着健行的民众,平常日就寂寥的无以名状。

我曾经在很久以前的一个冬季,跟二叔三叔、王盟潘子一起上过这山,那一年山里下了雪,放眼望去,全然银白色的世界,绵延不断的雪地,万籁俱寂的深山,很美,也很孤单。

那种静谧的不可思议的苍茫,我一直都深刻的记忆着。

胖子将车子停妥的那一刻,我看着车外的景色,突然觉得,闷油瓶要是真的一个人住在瓜子山上,其实不是什麽太奇怪的事,这个地方跟他那淡定不经波澜的性格,倒也挺和。

只是,如果真一个人在这里守陵,那是不是一件很寂寞的事呢?

我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转头一看,却发现胖子的神色不大对,眉头紧紧蹙着,宽大的额头上也细细的渗了一层虚汗。

「胖子?你怎麽了?」我吓了一跳,赶忙问道。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刚刚一路上都没事的啊,怎麽一下子…?

「啊…不…没什麽…」胖子虚弱的摆了摆手,朝我艰难的笑了一下。

他这一逞强,我真担心了起来:「你怎麽了?出了什麽事?」

胖子脸色越发越难看,有点勉强的说道:「真的…没什麽…」

看他这德行,我心有点慌了,忙问道:「我、我载你去医院要不?你哪里不舒…」

话还没说完,胖子突然神色一凛,我就听到…

「噗───」

我一听,差点连礼貌也没了,真想直接跳出车外,但在紧要关头我还是忍下了,我飞快的摇下车窗,让山林冰凉的新鲜空气进到车内。

「死胖子!你不要乱放屁好不好!」

「靠!你哪只眼睛看到胖爷我放屁了!」

「车子里就我们两个人!我没放!不是你放的,那是谁放的!」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我疯狂的拿手乱搧,闭气,这死胖子搞什麽东西啊真他娘的有够不靠谱…

不过在一开始的歇斯底里过去後,我平静了些,看向胖子,他依旧一脸灰败的趴在方向盘上,彷佛很痛苦的模样。

「喂…没事吧?」

「怎麽可能没事?胖爷我看起来像没事的样子吗?」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看估计是我稍早吃的那啥…」

到底是谁刚刚拼命逞强的啊?

我叹了一口气,连忙探头四下察看:「不过这荒山野地里也找不着茅厕给你…咦?」

不远的弯处,还真给我瞧见个流动厕所似的物件。

「胖子,你看那是不是?」

我远远一指,只见胖子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但却又暗了下去:「那是公厕没错…但那个方向,估计是属於考古队的。」

「管他考古不考古,借用一下厕所又不会死人,而且你要是随意在这里大小便,如果那屍洞里真是不得了的古蹟,考古队才会告你破坏文物的!」我说着,推开车门。

「胖爷我肥水不流外人田…」咕哝着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语,胖子抱着肚子,艰难的从车内挣扎出来。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一下车,胖子便像一阵风似钻进其中一间厕所,进去之前还不忘叮咛我,要我不要乱跑,不要做什麽令人起疑的事情。

你自己看起来最可疑!我给他一记卫生球眼,催促他赶快进去。

厕所的门喀啦一声在我面前锁上时,我不禁叹了一口气,这种不靠谱的事,果然还真只有跟胖子在一块的时候才…

我思绪才跑一半,便断了。原因在於,当我转过身,准备在离厕所不远的空地稍微活动一下筋骨,打发时间等胖子时,我发现身後竟站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从什麽时候开始站在这里的?我怎麽没发觉?心里有些不舒坦,我看了她一眼,没说什麽,准备往一旁的空地走去。

可那女人却一直朝我的方向看,她紮了个马尾,眼睛很大,看起来很乖很甜,相貌非常讨喜,我却被她看的局促不安。

「喂!你!…喂!」娇滴滴的嗓音,却异常跋扈。

我慢吞吞的转过身。

「就是你!你是谁?」女人趾高气扬的问道。

「…我朋友来借个厕所,我在外头等…」

女人打断我的话:「我问你是谁,又没有问你在这里干嘛。」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我看着她,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我还没看过有人这样讲话的,这女的是谁啊?

彷佛看穿了我心中的疑问,女人甩甩马尾,噘起嘴,表情看起来很可爱,但说话的声音却刺耳的高傲。

「我叫霍玲,是瓜子山考古队的领队。你!给我老实把名字报上来!」

考古队的领队啊…我打量了一下她,真没想到考古队是由一个女人领队,不过以她这种气势,也不奇怪就是了…

我脑子里飞快的转着,琢磨着是该说实话好,还是随便胡诌一个名字,或是直接反问她,到底她想知道我的名字做什麽?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流动厕所的方向,传来「喀啦」一声门锁打开的声音,我心说天助我也,胖子你总算出来了,快来救救我啊!

我满怀希望的朝厕所看去,却失望的发现,打开的是另一间厕所的门。从门内走出来的,是一位有点发福和秃顶的中年人,满脸油光发亮的,看了就让人不舒服。

不过那中年人一和我对上视线,就迅速从厕所那里朝我的方向冲了过来,脸上堆满笑容,那肥肉一挤,眼睛都快要看不见了。一个这种年纪和体型的人,竟然如此健步如飞,还真是他娘的奇蹟!

我下意识的朝身後看了看,想说我後面有没有个谁啊?这秃子我可不认识,他笑得黄鼠狼一样,应该不是在对着我笑吧?

但是我身後谁也没有,还没回过头来,那秃子就已紧握住我的右手,摇个没完,热情的直说:「幸会,幸会,鄙姓张。」

「………你好。」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我茫然的回答道。这人到底是谁啊?他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想将手抽回来,但那秃子却握的很紧,我心里有点不高兴,他从厕所里出来到底有没有洗手啊?

「张秃子,这人是谁?」被冷落在一旁,霍玲心里不舒服,插嘴问道。

那秃子一听脸就黑了,用力说道:「请称呼我张先生,或者张教授好吗?」

霍玲轻蔑的说道:「好,张教授,这是谁?仔细回答,不许敷衍我。」

「这位…霍领队不认识吗?」那秃子似乎没听出霍玲的嘲弄,坦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就是我们这次特地请来的顾问,主要负责地宫分析的那位…」

「诶诶?就是那位吗?」

霍玲脸色一下子变了,刚才眼睛长在头顶上似的傲慢气息荡然无存,眨吧着大眼睛,可爱的撒起娇来,纤纤小手拉上我的左手:「唉呀,真是失礼了,久仰久仰~」

「等、等一下,你们误…」

我连忙抽回手,试图解释,没想到那张秃子却没有给我机会说话,他夸张地摆了摆手,说道:「先生虽然研究的科目比较冷门,但是我们都听过先生的大名,您就不需要过度谦虚了!」

「是啊是啊~」霍玲甜甜的笑了,用像小女孩一样绵绵软软的声音说道:「虽然不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但是先生您的事蹟我们都听过唷~」

我一听,简直哭笑不得,这两个人马屁已经不只是拍到马腿上了,我看他们根本就拍到羊蹄上了,我根本就不是他们在说的那个人啊!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我正要开口,那秃子又抢着把我的话堵了回去,他一个劲地给我递名片,拼命的说什麽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以後有什麽事情都可以找他帮忙。真是莫名其妙的一个人,他根本就搞错对象了啊!我看我们见面不到两分钟,就被他搞得好像十几年交情一样,估计再聊下去就要去结拜了!

天啊!胖子,你厕所是蹲完了没?赶快出来救我啊!

「霍领队还有事要忙吧?」张秃子油腔滑调的对霍玲道:「刚刚来了一通电话,要霍领队向上层立刻报告研究的最新进度,不是吗?」

「咦咦?有这回事吗?」霍玲惊讶的叫道。

「唉呀,既然霍领队还有事情要忙,先生你就跟我往这里来,我来给你介绍介绍我们这考古队的阵容…」那秃子一边说,一边就扯着我的袖子拖着我朝前走。

「啊啊,请等一下,这件事情还是交给身为领队的我霍玲来介绍吧…」我还来不及推辞,我的另一边袖子便被霍玲揪住,朝相反的方向带。

「啊,不,霍领队还是以上层的指示为优先吧,这种小事,就交给张某就可以了…」

张秃子一使劲,我又朝他的方向踉跄了几步,没想到他居然这麽有力气,真是看不出来。不过这不是重点,这两个人到底是有多幼稚啊,居然在抢拍马屁的机会?让我忍不住好奇,他们把我误认成的那个家伙,究竟来头有多大?

「哼,算了,我先打电话,等下在跟你算帐!」霍玲猛然一松手,害我差点没跌死。只见她扮着鬼脸,小声骂道:「死秃子,希望你头发全部掉光光,猪八戒!」

注意到我在看她,她又甜甜的对我一笑,说道:「先生,稍早真是失礼了,因为最近常有奇怪的人在瓜子山上游荡,所以我才会严格盘问每一位经过的人,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唷~」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心里一紧,有奇怪的人在游荡?该不会是三叔他们吧?糟了,得想个办法赶紧找到闷油瓶才是…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这麽一分神,我就被那秃子又拖着走了几步,心里不禁有点恼火,我有要紧的事情要办,没有时间跟你这白痴在这里浪费时间…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这家伙把我当成那什麽研究地宫的专家,一劲儿的拍我的马屁,那麽,不如将计就计,说不定我能从他的嘴里套出点什麽来,关於在瓜子山游荡的人,或是关於瓜子山本身的秘密…

「张教授,」我好声好气,陪着笑脸问道:「最近真有奇怪的人在附近晃荡啊?」

「有喔,」那张秃子露出讨好的笑容,迫不及待接下我的话:「不过先生,不需要担心,我们有加强守卫,保护国家文物是中华子民的…」

「啊,那麽,是在哪一区看到的呢?那些可疑的人。」我飞快的在这秃子用他的口水把我淹死之前,打断他滔滔不绝的废话。

「咦咦?先生有兴趣吗?就在这附近,要我带你去转转吗?」张秃谄媚的问道。

也好,如果在这晃荡的,真是三叔他们,我若跟这张秃去三叔靠近的地区瞧瞧,说不定可以找到些关於闷油瓶的线索。

「好啊,远吗?」我问道。

「不远,不远。」张秃挥挥手,答道。

我跟着他,走离了考古队的营区,朝树林里走去,这边看不到流动厕所,也瞧不见胖子的小金杯。我有点不安,想着应该快些回去跟胖子会合,但是既然这秃子说不远,就姑且先跟着他看看好了,等下再想办法甩掉他。

我们一直走,直到听见潺潺的水声,我心想,这估计就是从屍洞里流出来的那河水的声音了,第一具无头屍体就是从里头给冲出来的,我爷爷和陈皮阿四当年也是沿着这河逆流而上,才进到墓里的。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快到了吗?」我有点不耐,忍不住问道。

「快了,快了。」张秃在前头领路,背对着我,看不见表情。

隐隐约约,我从前方树丛的枝桠间隙,看见潺潺的流水。水很深,有些浑浊,但是却也没有大城市里被工业污染的河川那麽恶心,还算说的过去,不过如果要我下去游泳,那还是敬谢不敏了。

「来,」张秃朝我招手,要我站到河畔,然後朝远方一指:「你瞧,那儿。」

「哪里啊?」我一脸茫然的四处张望,他那麽随便的手一挥,到底是在说哪里啊?这附近也没户人家的,闷油瓶真的有可能住在这山上吗…

「你朝边上再站过去一点,探头出去看…」张秃建议道。

我小心翼翼的踩着松软的湿泥,朝河畔多跨了几步,这河挺深,靠得这麽近还真让人有点怕,我照着张秃的话,探头看去:「哪…?」

话还没说完,我的後背就被狠狠的踢了一脚,连叫都来不及,我整个人便失去重心,朝深不见底的河里跌去。

冰冷的河水将我淹没,我惊慌失措的挣扎了起来,我其实不大会游泳,猛的喝了好几口水,身体拼命的下沈,我心里充满了恐惧,原来那张秃子是要害死我!

我越是挣扎,身体下沈的越快,就在我快要丧失理智时,身後却传来一股力量,将我整个人往上提。

我的头冲破水面,我发出窒息一般的恐怖声音,一边疯狂的咳嗽,一边拼命的呼吸。空气!我要空气!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吸气。」

我还没消化听见的字眼,身後的力量便又将我的头朝水里紮,我又给呛了一大口水。我挣扎着朝後看,没想到,在身後抓着我的,正是那推我下水的张秃!

这是怎麽回事?这张秃想做什麽?他是神经病吗?还有,刚刚那句「吸气」,为什麽听起来不怎麽像他那油腔滑调的声音…

千万个问题在我的脑海炸开,还来不及反应,只见那张秃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拉着我,他朝水底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块抓去,像是要将那石块搬开似的,我疯狂的想摆脱他的掌控,妈啊那神经该不会觉得淹不死我不如拿石头砸破我脑袋吧?但是我怎麽都无法挣开,那张秃的力气大的简直不可思议,我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手一使劲,转开岩石…咦?转开?

我还没反应过来,大量的水泡就从那被转开的石块後冒了出来。我一句他妈的还没说出去,就觉得一股巨大水流直接从我背後冲过来,把我狠狠推进石块後显露的洞穴里。那水流是旋转着的,我感到一阵令人恶心的天旋地转,内脏彷佛都被甩到了一边,简直像是给人扔进了洗衣筒似的。

头下脚上的转了好几圈,在我正感觉自己快撑不住时,突然「哗啦」一声,我被水流狠狠抛到一个坚实的表面,我拼了命的拿手肘撑住自己,才让我的脑袋没有直接朝地面磕。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又是想咳嗽,又是想呕吐的,我趴在那里乾呕了半天,深深吸了好几口空气,才稍稍缓过来。

抬起头,我的第一反应是找寻张秃的身影,但是在看见他之前,我的视线却被另一个东西吸引了过去,我的姥姥!这是啥子鬼东西挂在我的衣服上?

好大的一只黑色虫子,简直跟我的脸一样大,长着布满倒勾的爪子,挥舞着大螯,张牙舞爪的沿着我的上衣迅速朝我的脸上爬,我惨叫一声,伸手想把那虫子抓下来,却被它的倒勾划伤了个口子,只见它的身影在我眼前放大…

然後消失了。

我呆呆的看着张秃,反应不能。刚才那电光石火似的画面在我脑内重播,眼看那只虫子就要朝我脸上咬去,突然,我的视线里闯入两根奇长的手指。

只见那两根手指头一把插进那虫子的背脊,发力,一扯,一条白花花的通心粉一样的东西被他扯了出来,虫子落到了地上,挣扎几下,不动了。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我张大嘴巴,都忘了闭上,就这麽怔怔的看着张秃。

张秃的嘴巴动了动,发出了声音。

「没事了。」

但是那分明不是他的声音。

缓缓的,我将视线移到张秃秒杀虫子的两根手指上。

异於常人的,长长的食指和中指。

我又将视线移回张秃的脸上,事实明明已经这麽明显了,我却无法反应,只是像傻子一样呆坐在原地,瞪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秃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他猛然把身子一挺,喀啦一声,他的身高竟然长起来好几公分。接着,他又向前伸出手,同样一发力,又是喀啦一声,那手也突然长出去几寸。

不会错了,我只认识一个人,会弄出这种喀啦喀啦转动骨头的把戏。

张秃深深吐了一口气,抓住自己的耳後一拉,撕下来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他原来的脸孔。

闷油瓶淡定的眼睛,在面具之後,静静的看着我。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同桌把我

标签: 我把男同桌摸硬了 同桌把我
本文网址:https://www.xxe.cn/html/bagua/2021071930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