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 正文

bl纯肉巨黄文短篇:短篇腐文

作者:星星君 来源:本站整理 日期:2021/11/25 19:35:08 人气:518

何愿在医院又住了一个星期左右,期间来探访的人来来去去,她却只是一昧的坐在床上不发一语,别人问什麽她便回答什麽,就像是一个被剪断了钢丝的木偶,李宇硕去探望过她两次,眼角总是红肿着的失魂模样让他尽管担心却也不敢多问什麽,悄悄地替她站在门前阻挡了其他来探病的人们

她独自一个人办理了出院手续、整理完行囊之後便搭车回到军营中,她望着铁柜前的桌旁摆放着崭新的黑色军服,伸手触向被证期堆叠着的军装,她打开属於她的铁柜、拿出衣架将它们挂上,右肩膀上石膏默不作声的妨碍着她的动作,左手轻轻地拍打在衣服的肩膀处,拍散的棉絮飘扬在空气中,她的视线落到了衣袖上沾黏着的国旗,一旁衣服前方的口袋处露出一方白色

何愿伸手从口袋中拿出了信封,她猜想应该是她在任务之前写下的东西,但在移动之间她却听到了金属器摩擦、碰撞的声音,倒过纸袋,两个军牌连带着项链从纸袋中滚落至她的掌间,冰凉的触觉令她从失魂的日子里顿时回到了现实中,她看着间坚硬之间透着柔软的何熙的名字,上面的划痕似乎是因为她这两年里总是配带着而变得更多了一些

她的指尖轻轻的抚过上面所有痕迹,解开了项链上头的连接处,她将何熙的牌子从中取下

何愿把铁柜里头积累着的信件取出并将牌子放进了其中一封信里,整齐摆放着物品的柜子里头在一瞬间便空出了一块地方,何愿捏着手里坠在项链上的军牌,从她将它挂在脖子上的第一天开始,她始终都不觉得它是属於她的,反而是它的重量总是在紧紧地掐着她的脖颈,每当她觉得自己即将承受不住的时候,又会因为项链上的另一块缀饰而死死的强迫着自己千万不能屈服

回顾着过往,何愿对这军牌的情感掺杂交和在一起,许多过去的画面从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无数个为了练习枪枝而不睡的早晨、无数个在作战时她所射杀的人和救下的无辜性命、无数个她因为思念和怨恨而难以入眠的晚上和无数个为了世间美好而奋不顾身的那些背影,她在那些破碎和凌乱的片段中,她唯一能看清楚的竟然是那个在作战时斯毫不畏怯的自己

bl纯肉巨黄文短篇:短篇腐文

何愿望着掌中的项链以及桌案上的信,她已经有了决断

「现在时间,晚间十一点五十分……」

她捏着信封搭上了计程车,夜幕十分,街道上的商店早已关了门,路上的街灯在明明灭灭之中混入了夜色里,何愿听着车里正在报时的夜间广播,这是她第一次褪去了一身的优游、从容,脸庞的焦躁和紧张映在了车窗玻璃上与窗外的昏暗融为一体,左手捏着的信封在皱褶之间越发难以生存

何愿在医院前的街道上下了车,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任由她一个人奔跑着,散乱的发丝被夜晚的风卷带着在空中飘扬,单薄的衣物使她的脸庞被晚风染上了属於冬日的通红,远处踏着稳定步伐的身影在看见她之後也朝着她的方向奔去

「何愿?」他略带着的喘息在空气中掀起一阵薄雾的产生,他望着何愿脸颊上的泛红以及耳尖上的沾染着的粉色,尽管他对她突如其来的出现有诸多的疑惑,但却还是没有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他从口袋中拿出两个暖暖包,一手一个的摀在了她的脸颊旁边

「对不起……」何愿感知着脸颊上传来的阵阵温热,一路上她的脑袋里不停地在思考她该如何开口,又该说些什麽,然而她发现自己不论有多少话想要告诉他,在看见他的那一刻便瞬间丢失了她原本拟定好的一切,脱口而出的话是迟来的道歉,也是她迟迟不敢对他说出的话

bl纯肉巨黄文短篇:短篇腐文

「为什麽要道歉?因为你答应我的约定?你这一次不是回来了嘛,那样就好了」纪羡宇听着她没头没尾的道歉愣住了几秒,随後又笑了起来,指尖温柔地替她拨开散落在额前的丝丝碎发,眼角旁并没有红肿的痕迹,眼下的青乌看起来也削减了不少,月牙眼弯弯的将眼前通红的脸蛋纳入了眼底

「可是……下一次、下下一次、以後的每一次,我……不能和你保证」何愿的军露在了衣衫外,随着晚风的飘扬发出了清脆的叮铃声,月光的明亮反射在了银制的军牌上显得格外的闪耀

她在昏迷期间一直感觉到有一个人安静地在她的身边占据了一小块天地,自从那一天醒了之後,夜晚沉睡时她也能感受到相同的气息,有一次她在清晨时分从睡梦中醒过来,便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脸庞正在安然的熟睡,她没有在白日看过他的来访,但却总是在沉睡时对他身上安稳的气息感到依恋

「我可以等你」纪羡宇知道何愿想说的话是什麽,所以他可以很肯定的给予她答案,只要她愿意给他等待她的机会,就算花上他剩余的所有时间去停留也没有关系,因为他想要的很简单,仅仅只是她的一声应允、一个点头而已

「无论多久,我愿意一直等你回来,好吗?」何愿没有想到他的回答会是如此的乾脆俐落,好像每一次当她遇到他一切她所做的计画、安排都会脱离原有的轨道,甚至连带着她的生命轨迹也因为他的出现而有了很大的转折与改变

「好……」话音刚刚落下,何愿便被拉扯进了纪羡宇的怀抱之中,他细碎的笑声辗碎了她耳尖因为寒冷而染上的粉色,月光倾泻而下,她犹豫着的左手最终还是搭上了他的腰间,或许是这个冬日的夜晚过於寒凉,又或者是因为纪羡宇的温度过於暖溢,何愿觉得这一生她都可能很难再放开自己的手了

bl纯肉巨黄文短篇:短篇腐文

伴着风中飘散着的些许雪花,午夜时针与分针的交叠归零了这个世界的时间

-完结-

标签: bl纯肉巨黄文短篇 短篇腐文
本文网址:https://www.xxe.cn/html/bagua/2021112531448.html